最近打工人这个梗颇为流行
对比起 20 年前见到的
各种大包小包蛇皮袋从汽车下来的
操着各种口音和方言的打工人
他们或许很稚嫩,也或许已经很沧桑
但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:打工赚钱

20 年过去了
汽车火车变成了高铁动车
蛇皮袋变成了拉杆箱
然而不变的
还是在车站上形形色色的人

只是不一样的是
当年或在楼上,或在路过时见到的场景
而现在
自己也已经成为了其中的一员


我又想着辞职换工作了
哀莫大于心死

在我拿到了上个月的搬砖费后,我又叹了一口气: 都已经大半年了,我依然还是拿着试用期的薪水
而我却不敢跟老板去对线,各种原因,其中有我自己的确太菜,也有我的优柔寡断导致的结果,反正装做不知道就是了
9 月,敲代码,写项目,画稿子,企图用突如其来的各种忙,来掩盖掉自己已经在工地上被边缘化、几乎无事可做的事实
唯独头疼的就是每天在下班时,怎么写每日日报?怎么才能假装晚一点点走?
骑驴找马才是正道,可我不敢投简历
换成狗都知道,一个被边缘化的人动不动请半天假,绝对是去面试了
可我还是不能呆太久,都那么多年了,还拿着几乎是实习生的工资

哀莫大于心死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8th, 2020 at 07:43 pm